ag在线娱乐|HOME

ag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欧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解决俄罗斯”——《乌克兰札记》之二

时间:2014-06-12 10:23:33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马也    点击:

  “解决俄罗斯”

  ——《乌克兰札记》之二

  在美国一国霸权的世界,除拉丁美洲左翼力量执政的国家,多数发生大规模动乱以至导致政权易手的第三世界国家,一般都表现出两个特点。第一个是西方首先是美国深度介入直到军事入侵,比如阿富汗和伊拉克。第二个是国内社会矛盾尖锐,这种矛盾有其国内根源,但是由西方挑唆、火上加油,尔后被西方所利用,比如南斯拉夫和利比亚。选择什么地方,采取什么步骤,从哪里动手动脚,都基于实现和维护美国一国霸权这个美国的长期战略目标。

  在美国当局的政治天平上,乌克兰是一块心病。美国不能允许存在一个横跨欧亚两个大洲的苏联,也不能允许存在一个横跨欧亚两个大洲的俄罗斯。解体苏联,作为这一辉煌事业的继续,它没有一天不在处心积虑地设法从外部积压俄罗斯的生存空间,从内部瓦解俄罗斯。俄罗斯周边国家的“颜色革命”戏剧,俄罗斯国内的反普京运动,无不由此产生。且不说乌克兰回到俄罗斯或者同俄罗斯结盟,即使稍稍靠近俄罗斯,也不能加盖批准放行的印章。按照布热津斯基《大棋局》的部署,如果俄罗斯有乌克兰,它还将是一个帝国;如果失去乌克兰,它就不会是一个帝国,甚至可能只是一个亚洲国家。

  但是乌克兰的事情有点棘手。不像阿富汗、伊拉克,几乎不需要什么理由或者干脆编造一个理由,就导弹坦克长驱直入。也不像南斯拉夫和利比亚,对付前者的计谋是制造、扩大、激化分裂,最后纠集北约出兵收场。后者好歹有北约特别是法国热心打先锋,只消派几个特务煽风点火,放几艘兵舰海边游弋,再加战机盘旋、导弹助威,即可坐收渔人之利。

  美国曾经寄望从基辅打通北约的快速通道,由欧盟托管乌克兰这个“问题国家”,而自己则集中精力于东亚和中东。但是一方面由于乌克兰和俄罗斯的特殊关系,对美国而言地位极端重要,另一方面欧盟的努力似乎没有取得及格的成绩,这就使美国尽管力不从心,也不得不自己出面,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我们这个世界,无论有多少甜得发腻、含义模糊、笑里藏刀的词语,却仍然被邓小平所说的两个主要矛盾所纠缠。一个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矛盾。一个是帝国主义和第三世界的矛盾。俄罗斯和中国,正是这两个主要矛盾的交汇点。

  没有了苏联,还有社会主义中国这个大国。特别是一场发端于美国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危机,更使俄罗斯和原属苏联的各共和国“苏联因素”,显示出“野火烧不尽”的态势。“怀旧”成为弥漫俄罗斯和原属苏联的各共和国人民的普遍的社会情绪,也就罢了,事实上是正在走到“重返苏联”;这简直是整个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噩梦。

  俄罗斯这个民族,恰恰是一个善于从历史中学习的民族。共产党下台,社会主义红旗落地,人民在国家肢解、山河破碎、经济崩溃、社会倒退、生活水平大幅度下降的艰难中苦苦度日。然而2007年一篇俄罗斯文章透露出的信息,显然具有世界历史的意义: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的悲剧,是用“与世界文明接轨”这种理想的形式表现的。“要永远记住教训——俄罗斯张开双臂表示拥抱,而西方看到的却是举起双手表示投降”,“俄罗斯将彻底放弃这一悲剧性外交政策,不管欧洲人或者美国人是否接受这个现实”。[i]

  俄罗斯民族从混乱、苦难、迷惘和困境中的觉醒,与其说是一个自发的过程,毋宁说是西方教育的成果。在埋葬苏联的年月,关于马克思列宁主义如何荒谬绝伦、社会主义如何戕害人性的宣传,搅得遮天蔽日,何况“国际社会”、“国际惯例”已经认定,只要改旗易帜、亦步亦趋于西方的道路,就允诺天上下雨一样落美元,就人人成为资本家。不择手段实现私欲代替对祖国和人民事业的热爱,以权谋私、贪贿无度代替忠于职守,卖身投靠、撒谎欺诈代替正直和真诚,坑蒙拐骗、追求奢华浮躁代替诚实的劳动,整个社会失去分辨敌我、是非、黑白的起码能力。作为一个污浊丑陋的时代,它总算过去了。这种历史的觉醒过程的缩影,就是普京。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刊文称,西方应该抛弃幻想,对普京进行惩罚。应该抛弃西方对普京的什么幻想呢?一个是让他在“美国领导的世界秩序基本框架”内“主要精力用在发展其国内生产总值上”;另一个是西方可以“将俄罗斯的近邻看成是西方影响力可以达到的地方——北约前所未有的东扩”。现在,普京既不再迷醉于从西方引进的什么“国内生产总值”,而是努力实现为自己人民谋取安宁和幸福的经济、政治、文化的全面发展,也不再听任西方在家门口舞刀弄枪,而是不断发出扞卫国家安全的强硬的声音,使西方无法决定俄罗斯的命运,甚至“西方决定俄罗斯近邻命运的能力”也要划上问号了。[ii]

  直到14年前,即2000年3月,普京作为总统候选人接受英国广播公司的采访,还希望成为北约的平等成员。他的第一位西方朋友是英国首相布莱尔。他的第二位朋友是美国总统小布什。然而这两位朋友2002年背着普京将包括波罗的海三国在内的7个国家收入北约,形成对俄军事包围态势,给普京上了第一课。他在关于克里米亚问题的讲话中这样回顾和西方交往的历史:“一次一次地欺骗我们,背着我们做出决议,把既成事实摆在我们的面前。例如北约东扩,在我们家门口部署军事设施。还不停地对我们说,‘这和你们没有关系’。”

  2007年他接受英国《泰晤士报》采访时说,“美国不需要朋友。我们感到,美国需要的是能够受摆布的附庸······美国是这样说我们和其他人的,‘得教训教训他们,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文明人,差不多就是野人,不久前才从树上爬下来。因此我们应当收拾一下他们,得给他们剃剃毛,洗洗澡。我们才是文明的传播者’。”世界上没有一位领导人,如此直言不讳地说出自己屡遭背叛的屈辱。他多次表示,真正的朋友是查韦斯、习近平。2007年和《泰晤士报》的谈话中,“持不同政见者”这个词不见了,只有“民族叛徒”、“第五纵队”。[iii]

  历史在普京的变化中看到俄罗斯人民的进步。俄罗斯人民需要普京、塑造普京、选择普京、拥戴普京,而且正是处理乌克兰危机的决策,使得他在民意测验中的支持率越来越高。

  俄罗斯在重新认识自己,也在同时认识西方。这种对西方的认识,到爆发为克兰危机,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乌克兰成为俄罗斯的最新教材,至少使俄罗斯懂得两个基本事实。

  乌克兰悲剧最重要、最明显的教训在于: 西方不是伙伴,而是最冷酷无情的敌人。如果说今天北

  约的坦克没有在我们的城市和村庄轰隆作响,那也是拜俄罗斯的核导弹实力所赐,而不是自由蛊惑者的功劳。

  西方精英不是“民主战士”,而是一群没有原则的、野心勃勃、不大聪明的人,随时准备撕毁任何条约。他们没有朋友,自由自私自利的利益。“及时背叛即远见”是他们的行动准则。即使对于那些忠于他们的人,他们也加以利用,并随时准备出卖和消灭。卡扎菲、米洛舍维奇和萨达姆的幽灵在提醒着我们。他们都曾在不同阶段试图向西方献媚。[iv]

  如果不是最早、至少算得上较早发现“大事不好”的动向的,正是这次在乌克兰危机中冲到最前线而且不顾外交礼仪活蹦乱跳的美国参议员约翰·麦凯恩。他在2007年就发现:俄罗斯“现在似乎正在走自己的路”,因此必须“坚定地面对普京”。[美国已经习惯于莫斯科俯首帖耳、言听计从,即便有点叶利钦式的撒娇模样的固执,终究会在美国需要的地方停下来。这种旧模式已经终结。

  普京的俄罗斯,是一个重新唤起自信和自尊的俄罗斯。何况在美国从乌克兰下手的时候,世界还在品尝全球资本主义体系危机的苦涩,美国自己仍然到处伸手,却愈加处于衰退过程,世界霸权地位摇摇欲坠。面对一个已经和正在发生变化的世界,继续死守彻底摧毁俄罗斯这个不变的目标,就增加了美国的困难。

  总之,无论发生怎样的变化,目标终归都是俄罗斯,这一点了然于心,坚持不懈。美国倾其全球之力,在原属苏联的整个地区如此行动,在东欧,在中东和东亚,同样如此行动。自2003年年底以来,乌克兰危机闹得世界乌烟瘴气,但是他们的官员、学界、商界、媒体不管议论多少乌克兰,目标都死死地盯着俄罗斯。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国家公司(CNN),在亚努科维奇下台前夕发表文章说,乌克兰国内“争斗的一个根本问题”,是“乌克兰究竟是自由国家还是莫斯科的一部分,或者说是普京棋盘上的棋子?”,“对于乌克兰人来说,欧盟协议象征着未来”。[vi]乌克兰“颜色革命”的英雄、新自由主义改革派代表、前总理季莫申科正在准备参加5月25日的总统大选,也挑到一线宣称:“我们应当确定自己的位置,要么与民主世界一起,要么与‘原苏联帝国’在一起。”相比之下,俄罗斯方面的这样一种评论,倒略显客观:“目前乌克兰政治舞台上最积极、最强悍的外部玩家是欧盟和美国,它们非常希望大大提升乌克兰精英的可控性,使其彻底摆脱俄罗斯,并在未来介入北约”。[vii]

  乌克兰发生颠覆亚努科维奇事变的第二天,美国《国家利益》发表文章:

  (美欧)要俄罗斯发出声音,但不能拥有否决权。随着时间的推移,不解决俄罗斯在欧洲的地位问题,带

  来的后果只会更加严重。现在是开始行动的好时候。

  乌克兰国内主要矛盾,是官僚买办统治集团和人民大众之间的矛盾。现在,整个西方媒体,按照一个统一的指令,都把乌克兰的国内矛盾渲染为东部和西部的矛盾、俄罗斯族和乌克兰族的矛盾、讲俄语的人和讲乌克兰语的人的矛盾,然后齐步走一样,将乌克兰国内矛盾转移到国外,“将国内建设的课题偷换成必须做出貌似决定命运的选择——跟俄罗斯还是欧洲。事实上,这个选择不存在”。[viii]接着就异口同声,讨伐俄罗斯。

  俄罗斯国内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派心领神会。“休克疗法”的领导人之一、被西方封为“俄罗斯改革之父”的格里戈里·亚夫林斯基,在亚努科维奇下台后一周即发表长文进行呼应,硬说乌克兰问题“取决于俄罗斯国内”。取决于什么呢?就是俄罗斯必须走“欧洲发展方向”:“对乌克兰而言,俄罗斯的欧洲发展方向命运如何,这才是一大关键问题”。[ix]

  这派人之抛弃自己人民的创造和选择、践踏祖国传统和文化的面目,不论哪个国家、何种肤色和语言,都一个样子,也都坦率得无需掩盖。

  乌克兰选出一个新总统波罗申科。美国总统在华沙会见。副总统拜等亲往基辅参加就职典礼。也是这段时间,打气鼓劲之外,总统宣布“自由世界团结一致对抗俄罗斯”,亲口答应500万美元的军事援助,副总统“追加”4800万美元,白宫又呼吁国会拨款10亿美元。天晓得有多少和真的给多少。不过有一点确信无疑,那就是瞄准俄罗斯。正如俄罗斯政治格局中心主任谢尔盖·米和耶夫所说:“美国纵容波罗申科进行强硬的武力行动,却不给他钱来偿还欠俄的气款。美国希望彻底控制整个乌克兰,而不仅是基辅。如果不能成功,那么也把乌克兰变成在边境对俄施加压力的策源地。”

  全部问题归结为“解决俄罗斯”。

  欧盟和美国都在利用乌克兰危机积极地“解决俄罗斯”,但是美国并不希望事情走到加强欧盟的地步。美国声音中“在欧洲的地位问题”和“欧洲发展方向”,意思在另外的方面,欧洲人其实高兴不起来。“美国的乌克兰项目并非亲欧,说起亲西方都是相对而言。它赤裸裸地反俄,并带有纳粹主义的色彩。在德涅斯特河沿岸、阿布哈兹、车臣、奥塞梯等地区曾与俄罗斯人作战的那些人,在其中干着最下流的勾当。如今他们的任务,是从乌克兰切割并控制一块领土,然后依靠于西方结盟,在美国石油天然气公司的支持下,通过牺牲俄罗斯的利益,把控制区扩大到整个乌克兰”。[x]

  怎么算“解决”?俄罗斯可以“发出声音”但不能有“否决权”,什么“在欧洲的地位问题”和“欧洲发展方向”,都是黑话。引上这个方向,就是只有西方的而没有俄罗斯的地位,以致肢解掉它的欧洲部分、使其成为一个布热津斯基所说的“亚洲国家”,回到并永远保持“举起双手表示投降”的姿态。乌克兰危机提供的,正是“开始行动的好时候”!

  西方开始行动。俄罗斯在回应这种行动。乌克兰人民有自己的行动。这个不大不小的国家,似乎将在21世纪世界历史的进程中,扮演一回举足轻重的角色。我们只能说,乌克兰人民终究不会听任别人对自己做或东或西的安排而自己创造属于自己的道路,俄罗斯也终究不会坐等西方来“解决”。一场大戏的序幕刚刚拉开。

  [i] 《2008年世界形势可能的发展趋势》,俄新社莫斯科2007年12月24日电。

  [ii]《对俄罗斯不抱幻想》,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014年3月22日。

  [iii]《普京总统的克里米亚自白》,俄罗斯《导报》2014年3月21日。

  [iv]《乌克兰给俄罗斯精英的教训》,俄罗斯《军工信使》周报网站2014年2月26日。

  [v]《我们为什么必须坚定地面对普京》,英国《金融时报》2007年6月13日。

  [vi] 《在索契的是“新”俄罗斯,在乌克兰还是那个旧俄罗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国家公司(CNN)网站2014年2月19日。

  [vii]《乌克兰已经分裂》,俄罗斯《军工信使》2014年2月19日。

  [viii]《没有选择也没有未来——乌克兰局势空前危险》,俄罗斯《报纸报》网站2014年2月19日。

  [ix]格里戈里·亚夫林斯基《俄罗斯在周边制造不稳定带——乌克兰危机的主要原因在俄罗斯国内》,俄罗斯《导报》网站2014年2月27日。

  [x] 《乌克兰:“暗战”》,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网站2014年1月28日。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ag在线娱乐|HOME,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oz/2014-06-12/26234.html- ag在线娱乐|HOME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XQ 更新时间:2014-06-12 10:23:33 关键字:欧洲  小小环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ag在线娱乐|HOME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