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在线娱乐|HOME

ag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欧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马也:对付中国:“比制裁还要咄咄逼人”——《乌克兰札记》之三

时间:2014-07-17 18:03:36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马也    点击:

 美国在中东和中亚屡起祸端,既向北积压俄生存空间,又从西边军事包围中国。

  和俄罗斯一样,中国是美国为首的西方的无须论证的对手。解体苏联以来的美国全球战略,几乎从来都肩负同时遏制这两个国家的任务。在中东和中亚屡起祸端,就一石数鸟,既有向北积压俄罗斯生存空间、把俄罗斯边界线推后1000公里的图谋,又有从西边军事包围中国、破坏中国向西发展路线的图谋,同时在中俄之间制造阻隔地带,其中当然也包括继续压制和控制西欧盟友的考虑。

  乌克兰危机爆发,美国没有一分钟忘记距离乌克兰万里之外的中国。基本政策取向在于,第一,阻止中俄接近;第二,对中国采取加紧进攻的态势。

  美国当局不会忘记,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中苏友谊的加强,曾经导致“东风压倒西风”的国际格局和中国工业化的迅速发展,导致美国侵朝战争的惨败。那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和工人阶级、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解放事业的黄金时代。由于赫鲁晓夫集团的分裂活动和苏联共产党领导集团的蜕化变质,中苏两党关系的恶化严重影响到国家关系。

  美国的机会来了。美国没有放弃这个机会。接着是“踩着中国的肩膀上莫斯科”,不断加大两国的裂痕。然后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和内外勾结毁灭苏联,资本主义、殖民主义复辟用新自由主义的形式全球长驱直入,在失去社会主义的地方和前殖民地到处收复失地。在几乎一个世纪中,人民曾经付出巨大的牺牲和数千万生命,争得属于自己的社会权利以及就业、教育、医疗、住房的保障,社会文明程度和道德水平得到普遍提高。但是不过几年间,所有这一切轰然塌毁。两个最大的共产党的分裂、两个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分裂,新自由主义进一步加剧的世界工人阶级、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的分裂,在深刻的历史悲剧中再次昭示一个真理:团结是弱者的唯一优势。

  目前中俄两国所以越走越近,主要不是历史的缘由,或者来自领导人的个人情谊,而是历史进程越来越把两者同时摆在受美国霸权主义欺凌、不走在一起互相搀扶就难以生存的地位。美国霸权主义“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甚至连盟友都不允许平起平坐——在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中,它们定位于“仆从国和附庸国”,欧洲和日本只许“半独立”,英国依附美国,法国不过是自诩为大国的“欧洲中等国家”——,如果对中俄的接近坦然淡定而不是心怀忌惮,反而不合逻辑了。

  美国凯托学会高级研究员特德·盖伦·卡彭特发表《华盛顿最大的战略错误》

  他写道,过去一年,华盛顿与莫斯科和北京的双边关系摩擦严重,已经到了警戒程度。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罗姆尼发表竞选演说,称俄罗斯为美国最主要的地缘政治竞争对手,随后有美俄在叙利亚和伊朗问题上的尖锐对立,而乌克兰危机则雪上加霜,使两国关系急剧恶化。与北京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具有对抗性。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会见美国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警告美国对华遏制决不会成功。美国正在一系列问题上激怒中国,特别是美国在中国与其邻国就南海和东海等领土争端上的立场,令中国十分反感。

  卡彭特把美国这种同时与中俄两个大国对抗的政策,称为“笨拙外交”和“最大的战略错误”。他坚持基辛格提出的原则,即美国应该采取措施使华盛顿与莫斯科和北京的关系永远比莫斯科和北京的关系密切。基辛格的这个原则,“在当时是个好战略,现在它仍然是和好战略”。

  俄罗斯方面立即捕捉住了美国的这种尴尬和难言之隐,已经有文章评论奥巴马的亚洲之行,标题就是《奥巴马呼吁中国勿与莫斯科亲近》。该文写道,两大问题令奥巴马寝食不安:中国与俄罗斯日益亲近;北京可能“借鉴克里米亚模式”。所谓中国“借鉴克里米亚模式”完全是一种宣传、一种臆造,没有任何根据,不过和日本的安倍内阁一样,自己蓄意制造发动战争的借口和紧张局势却嫁祸于人,把罪名推倒一向热爱和平、努力维持亚洲和平局面的中国头上。这大抵可以看作发战争财、推销美国军火的广告。至于奥巴马担忧中俄亲近,倒是老实话。

  与中俄两国人民为敌,与世界人民为敌,这就是垄断资产阶级美国之所以为美国。其间有其不同利益集团的纠葛交易、此高彼低,有因时因地的纵横捭阖、千变万化,外交政策始终围绕这个中心。美国对华基本战略,不会因为历史进程横生枝节而放弃,尤其不会有原则性的改变;一切枝节问题的处理,也都在导向把中国变成它的附庸。

  出了一个乌克兰危机,美国人又在宣传不能同时和中俄两国对抗,善良却一叶障目的中国人,该怎样地满面喜悦呢?

  且慢。

  这甚至算不上推后执行中国死刑。

  4月间普京出访中国,西方不高兴。两国签署一系列协议,西方又不高兴。特别是为期30年、价值4000亿美元的天然气协议,西方更不高兴。无可如何,惯技重演,无缝下蛆,极尽离间之能事,开口就酸得倒牙。英国《金融时报》刊文称,俄罗斯没有得到多少利益,成了“初级合伙人及原料供应者”。掌握自己命运的俄罗斯,不需要英国人别有所图的提醒。英国不愧是美国的跟班,说出的不过是美国的担心,就是中俄天然气交易将摆脱美元霸权的控制。

  在对中俄关系接近的无奈中期待中俄发生矛盾和矛盾激化,成为西方舆论的主旋律。美国“软实力”专家约瑟夫·奈近来不热衷他的“软实力”,专而用美国的页岩气批驳“美国衰落谬论”了。不过也要夹枪带棒,传递阴暗的心理信息,说中俄能源协议,使俄罗斯沦为“中国的加气站”。日本网站劝美国当局切莫对中俄接近“反应过激”,硬说俄罗斯终究会发现,自己逐渐沦为一个“充满活力的邻国的小伙伴”,美国“只需将这种活力释放出来”,就会“更有限地加深中俄之间已存在的裂缝”。

  美国既不会放过俄罗斯,也不会放过中国。一种含糊其辞的说法不胫而走,即美国战略东移、从欧洲移到亚洲,乌克兰危机来自美国关注亚洲而放松关注俄罗斯。其实正是北约东扩和对俄罗斯的压力增强,才成为乌克兰危机真正原因。至于对中国,在策划乌克兰危机之前几年,就已经安排和全面实施“重返亚洲”战略。在欧洲遏制俄罗斯,在亚洲遏制中国,这是美国全球战略的两个重心。

  因为美国的衰退,因为中国近邻各国自己的利益权衡,因为中东、中亚人民已经不再如颠覆萨达姆、卡扎菲时期那样容易欺骗、挑唆、驱使,也因为俄罗斯在叙利亚、伊朗问题上的强硬立场,“重返亚洲”“重返”得不理想。但是乌克兰危机让美国当局看出,“解决俄罗斯”的时候到了,进一步落实和推进这种“重返”——“解决中国”,时候也到了。

  于是在乌克兰危机的高潮中,有了奥巴马为期8天的亚洲四国之行。

  美国总统在亚洲着意表演走钢丝般的杂技才华。他一方面要盟友相信,将保护它们免受“中国侵略”——这又是一个为自己军事扩张制造舆论的、贼喊捉贼的伪命题,另一方面重申不反对北京影响力的提升。两个方面,分明已经排兵布阵、动起真刀真枪,却又抛出一扇伪善的外交面纱。

  选择日本、菲律宾向中国悍然挑战的时候访问这两个国家,本身就是一种公开的纵容和支持。关于日本,奥巴马已经明言,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如何“安保”?国防部长哈格尔说,如果钓鱼岛“遭到外国军队攻击”,美国有义务援助日本;美军驻冲绳最高司令官威斯勒索性满嘴跑火药:美军甚至不必登岛,只需海空攻击,就可消灭登岛的解放军。

  在菲律宾,奥巴马签署为美军扩大向菲律宾派兵开辟道路的新军事协定《强化防务合作协议》。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网站的解读是,美国“向中国发出了一个强烈警告”、“一个强有力的信号”——更多的美国战机和海军舰船将在菲律宾定期轮岗,或者说美军士兵、战机、舰船以及其他军事资产将以轮岗方式长期进驻菲律宾,美国还要在该国建造武器存储库和供给设施。日本《每日新闻》的解读是,“由于得到美国这一后盾的支持,菲律宾有可能通过对中国采取更为强硬的措施而一举扭转劣势”。[v]

  奥巴马在韩国的一项主要任务,是组织他的阶级队伍、扩大他的反华阵线,拆解、毒化本来健康发展的中韩关系,施压后者“接受安倍”,用美国《外交政策》的话来说就是,“朴瑾惠必须承认,日本是韩国在亚洲天然的最佳伙伴”。[vi]然后是马来西亚。要知道奥巴马不辞劳苦到底要干什么,两家报纸相关文章的标题已经足够:一家是西班牙《国家报》,叫做《奥巴马为遏制中国崛起向马来西亚献殷勤》;另一家是日本《读卖新闻》,叫做《美马发表联合声明牵制中国》。[vii]

  美国当局到处制造和中国过不去的故事。可以是现场制造、立见成果,也可以是经营多年、一朝收获。

  奥巴马刚结束他的亚洲四国之行,在中国南部近邻,就冒出越南反华——海上撞船、陆上打砸抢的事件。在中国西北的新疆,又有暴力恐怖分子的爆炸事件。只要看看美国官方怎样装腔作势假公正和煽风点火拉偏架,很容易想起前引美国《外交政策》的话。那就是,这两件事作为美国对华战略的产物,和奥巴马的亚洲四国之行,还真有“天然”联系的味道。越南闹事的一个主要组织者,是它30年改革改革出来的“改革党”。这个党总部设在美国,每年从美国国会领取活动资金。在南海冲突中,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珍·普萨基在记者招待会颠三倒四地强调:“实施挑衅行为的是中方”。美国巴不得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第三世界国家之间闹到兵刃相见、两败俱伤。关于新疆,那就不应该忘记布热津斯基多年前的设计——“将西藏和新疆作为美国颠覆行动主要战场”,新疆尤其是“执行布热津斯基‘文明冲突’战略的理想温床”。

  美国历史学家韦伯斯特·塔基利在一本书中说,“布热津斯基是幕后真正的有影响力的人物,他的战略比起服伺在乔治·W·布什左右的那些新保守派人士来说,更加危险和疯狂”。所谓“更加危险和疯狂”,是因为比之其他美国智囊人物,布热津斯基始终在自觉地维护国际垄断资产阶级的整体利益,始终在自觉地维护这种整体利益中的美国全球霸权。他1971年出版《两个时代之间》,提出世界权力已经到了“再平衡的时代”——“权力应交给建立在日欧美三角经济关系基础上的全球政治新秩序的手中”。奥巴马的“重返亚洲”和对他的全部华政策,美国当局对中国西藏和新疆的病态的关注,都不过是这一战略的实施步骤和具体环节而已。[viii]

  在美国统治集团的政治路线图中,中国乃至整个亚洲的附庸地位,已经安排就绪。从所谓“中美共管全球”到“中美共管亚洲”,虚伪的鼓噪已经收起。它不能允许中国崛起特别是中国继续坚持自己的独立和主权。它的“重返”,就是阻止亚洲首先是中国的“自行发展”,“听任亚洲自行发展——出现一个由中国主宰或以外交紧张关系甚至冲突频频爆发为特点的亚洲世纪”。

  亚洲不同国家之间、地区之间的关系紧张、冲突频频,从根本上说,祸起于华盛顿而不在中国。中国从来没有想“主宰”别国,而是真诚友谊、平等交往、和平共处的一方。现在美国按照自己的需要编造出一个“中国主宰”,立起它在亚洲拉拉打打的标杆,不如青红皂白,反正把屎盆子统统扣给中国。倒是美国的“重返亚洲”,从一开始就毫不掩饰由它主宰亚洲的野心。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4月27日刊有《在奥巴马安抚亚洲盟友之际,美国加强针对中国军事应付方案》。文章透露,由美军太平洋司令部近几个月来制定的多种方案,“适用于该地区的任何挑衅行为”,其中包括向靠近中国的地域派遣B-2轰炸机以及在中国附近海域举行航母演习。

  在战略上给中国一个合乎美国利益的安排的,是一部让人读来饶有兴味、颇具文学色彩的政论性着作《亚洲局势岌岌可危:南海和太平洋稳定局势的终结》。作者为美国战略预测公司首席地缘政治分析家罗伯特·卡普兰。他还有西方加封的其他一些名号——“全球战略大师”、“全球顶尖思想家之一”、“全球100大思想家之一”。该书从中国的南海问题安排中国的未来:美国“必须准备在一定程度上允许”中国海军取得应有的地位,“作为该地区最大的本地力量的代表”,然而“必须维护符合国际法律规范的海上体系”。

  真是字斟句酌、精妙绝伦的表述。本来给中国安排地位,又半遮半掩,似乎只限于“中国海军”;在中国的南海,海就是一切,谁控制海谁就控制一切——从天到地,从自然资源到人,还有什么呢?不“允许”作为世界性大国而只“允许”作为“本地力量的代表”,而且限于他所划定的“一定程度”。谁给你这个允许或者不允许的权力呢?最大的活动框架,是那个“国际法律规范的海上体系”——干脆说,就是美国的规矩。

  这是和俄罗斯同样地位的安排,让人想起2014年2月23日即乌克兰发生颠覆亚努科维奇政权第二天,美国《国家利益》刊发的《俄罗斯在欧洲从满变数的地位》。美国在那里规定,“要俄罗斯发出声音,但不能拥有否决权”。现在,这个抹了蜜糖的枷锁,又套在中国的脖颈上了。要中国跳舞,但是只允许围绕美国的利益、按照美国的节拍、在美国规定的舞台跳舞。

  美国遏制中国,或者说对华政策深陷“遏制陷阱”[x],对于全世界来说,已经成为公开的事实。但是一位日本学者写道,如果说美国“重返亚洲”的所谓“再平衡”战略不过是一块遏制中国的遮羞布,那么“对于试图掩盖的东西而言,它太小了”。遏制理论认为,大国各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只有越过彼此认可的界限,才会发生冲突。现在的问题是,美国派军舰和战机近距离监视中国,使出浑身解数以便把历来对华友好的缅甸和柬埔寨拉入自己的阵营,甚至试图和号称社会主义的越南结盟反华。与此同时,处心积虑地鼓动日本与“对中国感到担忧的各国联手”,以共同对付中国。[xi]日本一篇文章说得不错:“美国奉行的政策实际上比遏制还要咄咄逼人”。[xii]

  美国视中俄为敌,然而有时候它似乎也犯糊涂,到底俄罗斯还是中国,是它的第一位敌人呢?看到美国在乌克兰危机后对俄罗斯的强硬姿态,一些中国人或许会暗自庆幸。不过美国人马上就来上课了。《纽约时报》就有芝加哥大学教授米尔斯海默的文章,主张美国与其在乌克兰问题上强硬对待俄罗斯,不如放弃对乌克兰反俄政权的支持,“让出乌克兰”,“终结本轮危机”,拉住莫斯科帮助处理伊朗、阿富汗问题,“最终遏制中国——这个美国未来唯一的对手”。[xiii]

  对于美国而言,中俄都是对手。解决掉俄罗斯之后,中国才是“唯一”。在中俄之间,它惯用的手段是以挑拨坐收渔人之利;有时候利用俄罗斯打中国,有时候利用中国打俄罗斯。日本一家网站文章论乌克兰问题,叫做《在北京的帮助下对抗俄罗斯》,先抛出心机险恶的离间性言论——“普京在乌克兰的行为肯定让中国感到不舒服”、“中国的自信在不断加强”、“有能力逼迫俄罗斯提供较低的(能源)价格”、“中国似乎才是乌克兰危机中最大的赢家”,等等。然后就力主“让北京对俄罗斯施加压力是包围俄罗斯的一个好办法”。底牌还在后面:“俄罗斯目前是西方最大、最直接的关切对象。不过,从长远看,崛起的中国是比衰落的俄罗斯更严重的战略挑战。”[xiv]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前夕,毛泽东主席发表《中国人站起来了》的着名演讲。中国人民以自己国家的诞生为标志,站起来了。但是还要站得稳,顶天立地,否则,今天得站起来不能保证什么时候再趴下,一切需要再从头开始。毛泽东在那个演讲中说:“帝国主义者和国内反动派不甘心他们的失败,他们还要做最后的挣扎。在全国平定以后,他们也还会以各种方式从事破坏和捣乱,他们将每日每时企图在中国复辟。这是必然的,毫无疑义的,我们务必不要松懈自己的警惕性。”1949年以前的历史,1949年以后的历史,没有一天不是这一论断的真理性的证明。我们曾经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发动侵略战争旨在亡我,封锁、禁运、制裁、遏制旨在亡我,像乌克兰颠覆亚努科维奇政权同一天即2014年3月22日《纽约时报》文章《对俄罗斯不抱幻想》诱导苏联沉迷GDP一样诱导中国,同样旨在忘我。一会儿“中国威胁论”,一会儿“中国崩溃论”,仍然是旨在亡我。要么帝国主义消灭,要么中华民族消灭,这个“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将永远继续下去。

  中国人以善心待天下,帝国主义以亡我之心待中国。事关民族兴亡,只能抛弃一切幻想。

  特德·盖伦·卡彭特《华盛顿最大的战略错误》,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2014年4月18日。

  《奥巴马呼吁中国勿与莫斯科亲近》,俄罗斯《独立报》2014年4月28日。

  约瑟夫·奈《页岩气是美国的地缘政治王牌》,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2014年6月9日。

  《美国该拿更紧密的中俄关系怎么办?》,日本外交学者网站2014年6月6日。

  [v] 《奥巴马敲定马尼拉协定以抵挡中国》,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网站2014年4月27日;日本《每日新闻》2014年5月12日报道。

  [vi] 《安倍不会离去》,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2014年4月23日。

  [vii] 《奥巴马为遏制中国崛起向马来西亚献殷勤》,西班牙《国家报》2014年4月27日;《美马发表联合声明牵制中国》,日本《读卖新闻》2014年4月28日。

  [viii] 见《布热津斯基:奥巴马的地缘政治智囊》,阿根廷南南网站2013年9月15日。

  《哪个亚洲世纪?》,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2014年10页28日。

  [x] 《美国、中国和“遏制陷阱”》,日本外交学者网站2014年4月30日。

  [xi] 《日本经济新闻》对美国战略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爱德华·勒特韦克的专访,该刊2014年6月16日。

  [xii] 《奥巴马的“再平衡”:一块遮羞布》,日本外交学者网站2014年4月26日。

  [xiii] 米尔斯海默《为遏制中国,美国应让出乌克兰》,《纽约时报》2014年3月14日。

  [xiv] 《在北京的帮助下对抗俄罗斯》,日本外交学者网站2014年5月25日。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ag在线娱乐|HOME,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oz/2014-07-17/26895.html- ag在线娱乐|HOME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XQ 更新时间:2014-07-17 18:03:36 关键字:欧洲  小小环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ag在线娱乐|HOME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