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在线娱乐|HOME

ag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全球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恩道尔:WHO地缘政治中的乌克兰猪流感恐慌

时间:2013-05-02 08:00:00   来源:ag在线娱乐|HOME   作者:恩道尔    点击:

WHO地缘政治中的乌克兰猪流感恐慌

威廉·恩道尔 2009-11-16 

欢迎访问作者官方网站


我们听说乌克兰爆发了致死率很高的猪流感疫情,但是从来自现场的最新报道的细节中,可以看出这是一场政治策划:一个面临不稳定威胁的政府,为了避免在选举中被击败、为了避免动用军事管制法,就利用了WHO版本的“猪流感”甲流疫情所造成的恐慌――对一个动荡不定的政权来说,这个局势利用起来太方便了。


几天来,全世界的媒体把乌克兰局势描绘成一幅比欧洲黑死病时期更糟糕的情景。其中最突出的一位,是匹兹堡猪流感路线图绘制人,亨利·尼曼医生,他曾错误地预计H5N1禽流感会演变成人际传播的至人死命的疾病--这件事到现在还没有发生。

尼曼4月份就制定了一条H1N1猪流感传播的路线图,并交给了WHO、美国政府和CNN,还有其他大媒体,为它们提供了一个非常方便的设想出一个新型“腺鼠疫大瘟疫”图景的底版:人类受到腺鼠疫流行的威胁了,除非大规模接种没有经过检验的疫苗,才能度过危险,而生产疫苗的,正是那些贪婪无度的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诺华和罗氏制药公司——它掌握着危险的“达菲”。

更早一点,尼曼是这样报告过乌克兰事件的:“几天以来报告的感染、住院人数和死亡人数的迅速上升,令人担忧病毒正在非常快速地传播……乌克兰的死亡人数剧增和出血型病例很令人担忧。”尼曼说,“相比两天前的报告,感染患者的数字增加了几乎一倍,接近了25万。” 

这个情景确实非常可怕,令人警觉。人们不能不回想1348年的黑死病——据说欧洲60%的人口死于那场瘟疫;虽然这一段历史受到质疑,但是那种情景以及同样可怕的所谓1918年西班牙流感,现在都被用到了乌克兰。

乌克兰究竟发生了什么呢?确切的信息其实是很容易得到的。这个国家是现在欧洲政治上最复杂、经济上最悲惨的国家之一。纽约药物研究所的劳伦斯·布罗科斯米耶医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有科学研究的假设。

布罗科斯米耶医生提出,WHO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很可能是为了掩盖一场结核病的全球传播,而故意把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到感冒上去了。事实上,最近WHO还改变了死因统计的口径,把由于流感、结核病和其他肺部疾病而导致的死亡都归成一类了。在今天的“猪流感”歇斯底里中,所有因肺部疾病死亡的病例都被归入了“甲流”。那份报告很常规地顺便提到了报告中的死者也患有肺部疾病。

布罗科斯米耶医生指出,“世卫组织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都非常清楚,今天世界上正在发生的更加严重的问题,是结核病的传播。但是它们无视结核病早期通常表现出来的类似感冒的症状,而是把两者的关联低调处理掉了。WHO非常轻松地承认过,2007年一年就有180万人死于结核病,这是现在可以找到的最新数据。同时目前全世界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口,或者说20亿人,是结核病菌的携带者。”

布罗科斯米耶医生相信,这是一场大规模的以“流感”来掩饰结核病致命性的行为--用流感来转移方向:“克蒙克1993年的研究表明,表面上好像是流感的这种结核病的爆发,正是以往几次传染病大流行中的真正问题,… 但是在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和美国全国卫生研究所(NIH)似乎不这样认为,它们除了‘病毒’以外别的什么都不管。”在1990年出现过和现在非常相似的“大流感”,在迈阿密的一家大型医院中爆发了一场结核病流行,造成问题的是耐受多种药物的菌株。不久后,在纽约三家医院中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许多病人在数周以内死去。到1992年,差不多两年之后,在美国17个州的医院中也发生了小规模耐药性结核病的传播,这个被国际媒体称为“失控”的事件,从没有被美国媒体报道过。能使猪、禽和人发病的病毒性结核病是可以从一种生物传播到另一种生物的。

他还指出了常常被人们提起的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和今天的流感的相似之处。但是布罗科斯米耶医生又指出,“在2008年8月19日(美国)‘变异性和传染性疾病国家研究所’的一项新闻发布中,有这样一条惊人的发现和结论:在 1918年全球‘大流感’中死去的2-4千万人,并不是死于一种病毒性‘流感’,而是死于大规模的细菌性肺炎。”

我们无法证实在乌克兰发生肺部疾病死亡的地区用低空飞行的飞机喷洒药物的说法,但是非常清楚的是,所谓H1N1甲型流感这种疾病在乌克兰爆发并致人死命的说法,是完全没有科学根据的。

真实性检验?

今年夏天宣布了HINI大流行的世卫组织WHO,把实行军事管制和国家紧急状态的权力赋予了像美国和乌克兰这样的国家的政府,这个时候可以取消一切权利,可以实施逮捕和监禁,乌克兰正是这样合法地宣布了可疑的“猪流感失控”状态。在11月3日,一项WHO的新闻发布宣布,“在乌克兰进行的实验室检验已确认,从事态最严重的两个地区采集的样本为HINI流感病毒。由于这种流行病毒正在全球迅速变成占主导地位的致病源,我们可以假定,在乌克兰大多数流感病例都是由HINI病毒引起的。”

WHO还说,“乌克兰流感的爆发,似乎可以说明,在北半球的冬季,特别是在东欧的医疗卫生条件下,这种病毒将会怎样发生作用。此次爆发所具有的重要意义可能是一个警示。WHO要求乌克兰政府实行透明报告制度,对样品实行共享。”样品被送到了WHO在英国伦敦的米尔-希尔流感参照实验室。从忠实于科学的角度来讲,这个地方真的无法让人放心,因为英国的卫生权威机构曾经玩弄数据,以便讨好制药巨头如葛兰素史克,这是有记录在案的。WHO在这里还敢为这个机构所做的检验说话,简直是怪诞莫名。

接着往下看,WHO“强烈建议对症状适应用药的病人及早使用抗病毒药物,例如奥塞米韦和扎那米韦,甚至在证明感染为HINI阳性的化验之前,就使用这些药物。”这就是说,达菲这种具有高度危险性的药物要被投入使用了;而有关的制药公司的大股东里,就有前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这还意味着葛兰素史克也在其中,这个公司制造的Relenza (制造扎那米韦的前期药物)能够造成严重的肺部并发症,和流感的引起的症状完全相同,而且这个问题曾经被反复曝光。

乌克兰大选中的地缘政治

在乌克兰国内,两周以来事态的奇怪进展,应被看作是激烈的竞选政治争斗。四个月以后就要大选了。在候选人中,有现任总理尤莉亚.提莫申科,她的主要对手,是阿森尼耶·雅申纽克。

自从华盛顿2004年资助并组织了橙色革命,把亲北约的维克托·尤先科变成了总统,乌克兰的政治局势就成了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的地缘政治角力场。目前的这场HINI甲流恐慌游戏怎样加入这场角力还不太清楚。

最近(美国)副总统J. 拜登在华沙的讲演中,许诺要给波兰和捷克共和国提供“新型的和改进型的” 针对俄国的导弹,时值奥巴马宣布美国停止在这两个有争议的东欧国家实施导弹防御计划仅仅4周之后,这显示了美国针对俄国的战略计划的混乱。当美国的导弹延伸到俄国的边界上时,俄国采取了意料之中的迅速的行动,这就给了美国一个期待已久的机会,对这个星球上唯一的潜在对手运用它的核主导地位,我在《霸权背后》一书中描述过其中的细节。在这个结点上,不论是伊拉克,阿富汗还是格鲁吉亚,世界上除美俄以外的所有地区对美国政策的反抗,就都失去了意义。

很显然的是,为了把乌克兰这个原来属于基辅-俄罗斯的地方、俄国经济的具有战略重要性的部分――尤先科手下的乌克兰,在橙色革命五年混乱之后,重新纳入一种比较友好的“非北约”关系,俄国已经不事声张付出了很多努力。

雅申科现年35岁,曾经从事银行业,是亲华盛顿的总统维克多·尤先科的亲信。按照他的说法,是现任总理提莫申科在有意制造无谓的混乱,以便实施军事管制、拖延大选,因为她很可能在大选中输给雅申科。

在经济凋敝的乌克兰,不同的派系上演政治游戏是确定无疑的。乌克兰卫生部副部长彼洛佛尔(Oleksandr Bilovol)说,流感爆发被控制在全国25个地区中的11个地区,那里甲流的发病人数只比往年的流感报告高出15%,而“其他地区的发病人数与2007年和2008年持平。”死亡人数的报告也与往年流感死亡人数持平。

雅申科宣布流感爆发造成的威胁达到了第三级――最高一级,必须投入高达30亿格里夫尼亚(hryvnias,乌克兰货币单位)来抗击猪流感。按照目前实施的法令,乌克兰全国须关闭学校、禁止公众聚集三周,还考虑到了限制地区间人口的流动的做法。

雅申科说,禁止群众聚会的措施把恐慌散播开来,这样会有助于提莫申科在电视上占据的优势,压制其他总统候选人的竞选活动。对乌克兰西部地区的选票争夺中,雅申科是提莫申科最大的对手。他也许会在2010年1月17日第一轮投票中就对提莫申科提出挑战,并且和反对党领袖维克多·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一起进入终选。

雅申科还说,被政府散播开来的恐慌会遮蔽不利于提莫申科的政治事件,例如她的立法者的恋童案和谋杀丑闻,也会屏蔽乌克兰经济运行的恶劣局势。

无论如何,提莫申科总理把WHO制造的猪流感大恐慌利用到了很高的水平。她最近说过,“我们一时一刻都不能放松,因为世卫组织预期,还有两波猪流感将在乌克兰爆发,同时还禽流感,除了注射疫苗以外,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整个世界都在这样做……”而在此前一天,她承认过她没有注射疫苗,她更喜欢“像所有的人”一样,用大蒜、葱和柠檬来预防流感。

乌克兰议会发言人沃洛基米尔·利特文(Volodymyr Lytvyn)在议会是这样批评提莫申科的:“你不为居民、学校、大学教育设施和幼儿园供暖,是你造成流感疫情,目的就是为了逃避这个责任。”橙色革命的总统尤先科说,乌克兰宣布紧急状态是没有根据的。“不存在这样做的理由,”尤先科说,“我不支持冻结我们国家的做法,它的实施限制了国家的运转,其理由是难以证实的。”

尤先科的副总参谋长,伊霍尔·波波夫(Ihor Popov)说,如果实施紧急状态,预定在2010年1月17日进行的大选将不得不“改期”。 

德国加入猪流感腐败

我们看到,抓住猪流感大流行来改变国内政治局面的不仅有乌克兰,还有巴拉克·奥巴马总统,他也利用大众的恐惧宣布了没有必要的紧急状态。现在很负责任的德国卫生部门加入进来了,在政府决定采用“抗击猪流感”的疫苗的时候,它同那些制药巨头一起共谋,牟取暴利。它的行为被人发现了。

最近一期的德文报纸Der Spiegel报道,自称是独立的“欧洲流感科学工作小组”(ESWI),一个负责为欧盟国家政府提供甲流政策咨询的机构,其实根本就不独立。它是由制药巨头出钱支持的。“欧洲流感科学工作小组”(ESWI)说,它把科学的“关键性流感观点” 聚在了一起,其中有一位是葛兰素史克――它负责为德国生产猪流感疫苗,在这里还有罗氏公司,它生产抗病毒药物“达菲”。

这个机构把瓦尔特·哈亚斯(Walter Haas)列为科学顾问之一。哈亚斯负责在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I)协调德国的感冒流行控制措施,这是一家联邦疾病研究机构。“欧洲流感科学工作小组”(ESWI)自称是独立的科学机构,但是在它自己的条例中说的却是另外一回事:它的任务是为政治家和卫生权威机构提供咨询,是“关于流感疫苗和抗病毒药品的收益和安全事项”的,此外还有“抗病毒预案政策”。

在今天的这场猪流感歇斯底里中,欺诈、谎言、官方屏蔽信息、无耻的犯罪行为,这一切展现出了新状态 -- 它的深度和它影响的人口规模,在我们人类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看见过的。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ag在线娱乐|HOME,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qq/2013-05-02/18174.html- ag在线娱乐|HOME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RC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00 关键字:WHO  乌克兰  地缘政治  猪流感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ag在线娱乐|HOME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